宝马娱乐:大连商品交易所开展“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在稳步扩大“保险+期货”项目试点的基础上,今年大商所还推出了涵盖“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贸易等多种形式,期货公司、保险公司、银行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的、综合性“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通过该计划,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的核心优势,集合多类型金融机构优势,为农民提供高效、便捷和可持续的风险管理服务。

日前,大连商品交易所发布通知,将在2018年支持期货公司开展“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这是大商所利用交易所平台,集合多类型金融机构优势,为农民和大型粮食企业提供的综合性风险管理工具。

在11月5日于昆明举行的“第五届风险管理与农业发展论坛”上,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表示,服务“三农”是大商所多年的坚守和使命,大商所将不忘初心,积极引导金融机构探索创新业务,不断提升期货市场服务“三农”、服务产业的水平。
王凤海在介绍大商所服务“三农”的历程时说,早在2005年,大商所就全面推动和开展了“千村万户”市场服务工程,通过与地方政府及农委合作,开展系列市场培育活动,通过免费培训农民、送信息下乡、开展期货订单试点等方式,不断创新服务。工程开展以来,共计培训了近6万人,每年发送短信100多万条,提供电话咨询服务10余万次,并先后开展了一系列“公司+农户”“期货+订单”等产融结合试点。
2014年,大商所联合期货公司成立的风险管理公司,创新性地开展了三个场外期权服务“三农”试点项目。2015年扩大场外期权试点至13个,其中农产品9个,服务范围从上游农合组织扩展至产业中游贸易及下游消费环节,品种从玉米、大豆扩展到鸡蛋、豆粕。2016年场外期权试点扩大到18个,其中农产品试点有10个。
2015年,大商所进一步拓宽试点范围,8月份推出国内首单基于大商所期货价格的玉米、鸡蛋价格保险,9月份再签鸡蛋价格保险合同,成功探索出“保险+期货”模式,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被写入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2016年,大商所深入贯彻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精神,进一步扩大试点12个,提供2000多万元专项资金支持,无论是试点规模还是支持力度都大幅提高。
在服务“三农”的创新模式上,王凤海介绍了三种模式。一是“义县玉米二次点价模式”。2013—2014年,新湖瑞丰在辽宁省义县以农民认可的保底协议价收购农民手中粮食,并在期货市场上套期保值锁定粮价下跌风险。新湖瑞丰承诺,如果粮价上涨,农民有权利在协议期间某一天要求二次点价,新湖瑞丰将此阶段粮食价格上涨的一部分市场收益再返给农民,如果粮食价格下跌,则农民仍然享有保底价。整个试点过程中,农民两次结算,两次受益。
二是“嫩江大豆场外期权模式”。2014—2015年,浙商期货在黑龙江大豆之乡嫩江县推动试点。在农民种植大豆时,其风险管理公司与农民签订场外看跌期权保价协议,保证农民未来售粮的底价。在协议期,若粮价上涨且高于协议价,农民按市价自行卖粮;若价格低于保底价格,农民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在可接受的期货价位提出点价结算,期货公司对农户进行差价赔付;若农民不点价,在协议到期时,如大豆期货价格仍低于协议保底价,期货公司依然对农户进行差价赔付。
三是“保险+期货”试点模式。保险公司依据大商所农产品期货价格,开发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农户、合作社及涉农企业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农产品价格险确保收益;保险公司通过购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的场外看跌期权产品进行再保险;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在大连期货市场进行复制期权风险对冲操作,进一步将风险转移和分散。通过推行试点,“保险+期货”模式已取得初步成效,农民保证收益,合作社稳定经营,保险公司和期货公司利用专业优势获取了合理收益,实现了一个风险转移的闭环。
王凤海表示,大商所服务“三农”的模式有以下几个创新点。一是产品创新。推出“场外期权”“价格保险”,打通了金融产业服务“三农”的“最后一公里”,从以往单纯的培训、信息到现在提供专业服务,通过价格保险等农户更易理解的方式满足其基本收益保障需求。二是模式主体创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保险公司作为模式主体,将保险公司的专业优势与期货公司风险管理的专业化服务相结合,创新了保险与期货融合的金融发展模式,形成合力,切实服务“三农”。三是农业补贴方式创新。以市场机制实现补贴,丰富了支农惠农的体系,降低了财政补贴成本,提高财政补贴转化率。
关于大商所下一步工作,王凤海说,一是在证监会的指导下,加快推动豆粕期权上市,积极开展玉米期权研究准备工作,进一步降低风险管理成本,提高对冲效率,增强避险效果;二是进一步加强场外市场综合服务平台建设,优化场外期权、互换业务、现货价格采集与发布等系统功能;三是推出更多涉农期货品种,给市场和企业提供更多有效的定价和对冲工具。
为进一步创新完善服务“三农”模式,王凤海建议,一是在稳步扩大价格险基础上,探索收入险试点,参照国外经验,由政府对保费按比例进行补贴;二是从“保险+期货”拓宽到“融资+保险+期货”,在锁定风险的基础上,加大农业信贷支持,引入融资机构,形成金融合力;三是为参与试点的金融机构探索创新业务,完善相关财务和税收制度,为有效服务“三农”提供宽松的政策环境。

下一步,大商所表示将推动期货品种向农业产业链延伸,实现主要农产品全覆盖。借鉴豆粕期权上市的成功经验,推出更多商品期权,提供更为多样化、精细化、个性化的风险管理工具。同时,继续完善合约制度,如探索和优化黄大豆1号、鸡蛋等期货合约,扩大玉米期货交割区域等,便利实体企业参与利用期货市场。在建设好期货市场的基础上,继续深入开展“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贸易等试点,为我国农业提供综合性风险管理平台。

对于“保险+期货”试点,大商所规定申请试点的期货公司需利用“保险+期货”的操作方式,为服务对象提供符合农业生产实际的价格或收入风险管理服务。而场外期权主试点模式,试点申请主体既可以是具备开展场外期权业务资质的期货公司,也可以是证券公司或商业银行。针对玉米、大豆的试点服务对象为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针对鸡蛋的试点服务对象为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或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对应的产品服务对象须为普通农户或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近年来,作为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在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乡村振兴战略、探索粮食市场化改革路径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7日举办的“产业企业风险管理大会”分论坛上,相关嘉宾表示,大商所支持开展的“保险+期货”等创新试点取得了良好效果,切实有效帮助农户和涉农企业管理价格波动风险。

具体来看,“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包括三种主试点模式。一是大豆、玉米品种的“保险+期货”价格险;二是大豆、玉米品种的“保险+期货”收入险;三是大豆、玉米和鸡蛋品种开展场外期权。此外,鼓励在大豆、玉米品种涉及的主试点模式中附加基差收购。

“目前,35家期货公司联合7家保险公司备案了86个‘保险+期货’项目,覆盖12个省区。从实际效果看,近三年玉米和大豆‘保险+期货’价格险、收入险试点的保险费率逐年降低,农户和涉农企业参与试点积极性也逐年提高。”蒋巍指出,我国在推动农业市场化、规模化转型发展的同时,必须建立健全与之匹配的农业保障体系。“保险+期货”试点不仅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农民收入保障问题,更是完善农业保障体系、服务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有益尝试。

“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涵盖了“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贸易等多种形式,由期货公司、保险公司、银行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共同参与。

大商所产业拓展部总监蒋巍表示,大商所借鉴美国农作物生产收入保障与期货市场、保险市场紧密关联的做法,结合中国实际,组织推动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涉农企业合作推出“保险+期货”创新试点。三年来,累计开展了47个“保险+期货”试点,服务范围覆盖黑龙江、辽宁等7省区40个县市,为近200个合作社和农场、近9万农户提供风险管理服务。其中,2017年大商所引入大型龙头企业为参保农民进行粮食基差收购,探索出“订单农业+保险+期货”模式。该模式在帮助农民管控价格波动的同时进一步优化了粮食销售方式,为农民提供了全方位的保障与服务。

对于此次新增加的基差收购附加试点项目,基差收购试点须附加在玉米或大豆的“保险+期货”、场外期权主试点的基础上开展,由试点申请主体引入有资质的合作方对主试点模式的保障标的以基差贸易方式收购,并提供点价辅导、粮食交收、粮款收付及其他风险管理服务。

与之前的试点相比,“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从单一的“保险+期货”业务,拓展至“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收购等多业务形式并用,试点品种扩大为玉米、大豆和鸡蛋三个品种。此外,期货公司、证券公司和银行均可申请参与。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